引用 聯合新聞網
 

 

美人應問 災民為什麼變暴民?


李家同/暨南大學教授(新竹市)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那一天,暨南大學的學生們無法離開校園,當時我是校長,我規定每一個系一定要有一個固定的聚集場所。當時的經濟系系主任和他的同學們聊天,他告訴大家:「如果這發生在美國,埔里早就有大規模的搶劫了。」當天,埔里城裡幾乎看不到什麼警察,警察局垮掉了,值班的警察去世了,但是所有的大賣場和商店,都沒有一家被搶。

在美國,每逢大災難,災民就變成了趁火打劫的暴民。近日遭到颶風重創的紐奧良市,其所在的路易斯安納州州長布蘭科女士甚至已經下令國民兵對搶匪格殺勿論。第一次舊金山大地震發生以後,州長也曾發出對暴民格殺勿論的命令。一九六八年左右,美國各地爆發種族暴動,每次暴動,都有大規模的搶劫超商和一般商店的事情。

為什麼災民變成了暴民?以這一次紐奧良市而言,颶風來臨以前,就已經有大批人早就撤離了,即使那些豪華的大飯店,也是人去樓空。為什麼還有人留在紐奧良市內呢?理由很簡單,他們是窮人,平時最多只能溫飽,很多人恐怕根本沒有汽車,當時也一定找不到公車,如何撤離?有些人雖然有車,但又身無分文,撤離以後,住到那裡去呢?更有些窮人根本就是不聽廣播、又不看電視的人,就是這些人會留了下來。

紐奧良市不是一個黑人城市,可是大災難後,電視上看到的幾乎全是黑人,偶有白人臉孔,多半是窮苦老人。有辦法的白人,雖然也已無家可歸,也無工作可做,但都已保住了性命。

災民搶劫,有時也出於需要,紐奧良市長下令撤離的時候,大概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人滯留在市區之內,一夜之間,他們變成了飢民;即使有錢,也無法買到食物,因為店家早就沒人看管了。窮苦的黑人本來就沒有什麼自尊心,碰到這種沒有食物可吃的情況,搶上超商,就變成理直氣壯之事。

這次大災難,的確使當地政府慌做一團,有位西班牙國會議員被困在紐奧良,他們全家人在一個會議中心避難,他用電話告訴別人,從未有人來照顧他們,沒食物,沒水,已經有人死在會議中心,什麼時候會有救援的巴士來,他們一概不知。

美國政府派遣了大批軍隊去維持治安,有一批國民兵守住了一座購物中心,購物中心外面聚集了幾千名飢餓的災民,他們紛紛來打聽何時會有救援巴士來,士兵們當然不知道。這些荷槍實彈的軍人,開放購物中心,但是要求災民排隊進去,可以想見的是至少這些災民總算吃到食物了。

最荒唐的是,有人居然對撤離病患的直升機開槍,為什麼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誰也無從回答。我們只有說,美國人不肯禁槍,現在自食其果矣。

美國的統計局日前才公布了美國財富分配的資料,美國仍然是一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國家,如果沒有大災難發生,大家對此也許不會有什麼感覺;大災難發生以後,有良知的美國人一定會問,為什麼災民幾乎全是黑人?難道我們要將黑人和窮人畫上等號嗎?

任何一個國家,不能有嚴重的貧富不均的現象,美國一直在全世界推銷美國,聲稱美國是一個人類的希望,看了這場大災難的照片,我們會忽然感到面善,因為照片中大多數是黑人,而且大多數人露出無奈和絕望的表情,這種表情,過去只出現在非洲的難民臉上。如果有人說,在美國,國中有國,的確是對的。

這次美國的大災難,應該使國人感到驕傲。九二一以後,災區出現了阿兵哥,他們是來參加重建工作的,而不是來維持治安。據報導,維持治安的美國軍隊,可能增加到四萬人,如果這四萬人投身於救援工作,難民可能已經離開了。

九二一的第二天,我們在埔里攔下了三輛軍車,他們開進了暨大,將全部無家可歸的僑生,安全地載離了災區,這才是軍隊該做的事,我們都對那位指揮官心存感激。美國軍人,何其不幸,無法扮演這種角色?

 


 

 

 嗯

好吧,讓我問個問題……

假如這個狀況,發生在只有1/10的城市上面,會怎麼樣?

 

死的人是否比較少?產生的問題是否沒有那麼嚴重?難民是否比較好安置/處理?

 

 

 

 

 

假如今天,一個城市規模依照等比例縮小,則問題還是問題。犯罪的人少了,但是警察人數也變少了(這是另一個互動問題:是否因為犯罪人數減少警力人數也應該適當減少?若否,那麼為什麼國家不再增加警力加強治安?)。今天,幾如有一個"10倍大的城市",突然產生一起"1倍火災",因為有十倍的消防人力可以撲滅,所以應該可以在更短時間解決/處理這個災難?!可是,是否也有機率產生"10倍大火災"?原本"1倍城市"可能有0.1%產生"10倍火災",那麼,"10倍大的城市"是不是產生"100倍大火災"的機率也增高了?

撇開我說過的"人性弱點":「普通人對大型的事件有超乎理性的判斷」。本身,100大災難有時候不只是10倍災難的10被而已………..中世紀歐洲的黑死病,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隨著人數增加,城市興起,交通開始…..(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科技在解決問題的時候,是否也同時製造了新的問題?)。然後,黑死病一發不可收拾……..

另外個例子就是原子彈/核彈。沒錯,這個武器可不是二次大戰時美國轟炸東京B-25轟炸機(有看過那段影片嗎?一顆接一顆的炸彈從飛機的肚子中掉出來….滿天都是轟炸機…….)的1000倍而已………

 

所以,沒錯,就某個角度而言。人口增加/密集,會產生燦爛的文明,會使科技突飛猛進(因為國家會養一些不用為吃煩惱的科學家),但是,問題也隨之增加。從古到今,糧食、氣候、天災、資源礦產….。若人口減少,問題是減少很多很多,(是不是每次非洲都鬧饑荒?),但是,科技進步能力、文明,是必要重新分配。(你可以想像,假如美國分成10個差不多大小的國家,那還有沒有可能能發射阿波羅登陸月球?……….可是,這本身是否又是另外一個問題/污染?)

 

最後,讓我說一個故事作結尾。出自<第三類猩猩>

 

我們現在人,都以為現在生活真糟糕,有那麼多污染,溫室效應,森林砍伐,資源回收,石油缺乏。好像以前羅馬時代都沒有問題似的。但是,當時的羅馬,也一致認為應該要向希臘雅典學習(想想看羅馬帝國屬於"希臘化時代"就知道了)。可是,更早更早以前,希臘三哲(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師徒關係)的亞里斯多德先生,卻認為,在希臘的北邊,還有一群更完美、生活更好、更自然族群(有考古到,名字我忘了)…..

但是,既然生活那麼好,為什麼會消失呢?

 

考古學家曾在一個原始森林中,找到一個遺址。遺址從山坡上向四處擴散,有各種水利設施、道路、農田規劃、房屋。其水利工程使用精細,可媲美現代的技術,規模之大,不亞於一個王國。

可是,這個種族全部消失了。(估計是搬遷)

為什麼呢?考古學家估計(現在叫"人類學系"),原本山丘上有水源,所以這個種族(我又忘記名字啦)就很高興的在這邊發展。後來,酋長變國王,人數越來越大,使用土地沒有限度。為了養活眾多人口,又修築水力,產生更大的灌溉面積。如此,大約一百多年後,土地已經完全不堪負荷,鹽鹼化,完全種不出東西來了。最後,種族各分東西,有些人向更遠的地方、找水源,有些人穿過樹林去別的找生路…….

 

結論,達爾文的進化論,基本上還是對的。以前的事蹟只是因為"隱惡揚善"或是其他種種因素,看起來如此美好。記住,[問題假說]:當你解決一個問題的時候,你將會再創造處另一個問題。不管如何,桃花源若沒有像"誰偷了我都乳酪"一樣[改變],遲早,也會因為某種桃花樹傳染疾病或是因為近親DNA接合而產生各種"悲慘"的結局……

 

我好像講太多了………

廣告

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