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一日同風起,
扶搖直上玖萬里,
假令風歇時下來,
猶能簸卻滄溟水。
世人見我但殊調,
聞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猶能畏後生,
丈夫未可輕年少。

 

大鵬飛兮振八裔,
中天催兮力不濟。
餘風激兮萬世,
遊扶桑兮挂石袂。
後人得知傳此,
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皆為李白所作,但前者是少年時期之作品,後者則為臨終所作

廣告

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